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英语老师偷情小男生
英语老师偷情小男生

英语老师偷情小男生

英语老师的宿舍在二楼,一室一厅一卫,三十多个平米,还配备了一台小彩电。


  张忆初是绝对不想来这种地方的,走路都静悄悄的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  好在那些凶神恶煞的老师没理他。


  「周老师!」


  张忆初推开了没有上锁的门。


  「哎!是张忆初呀,进来吧。」


  周维琴正坐着写教案,头都没擡起来。


  办公桌紧挨着门口的窗户,窗帘是拉上的。


  张忆初哦了一声,走了进来,傻傻的看着周维琴。


  周维琴写了一会儿,看了一眼张忆初,笑道:「你怎么不说话呀?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?」


  张忆初有些尴尬,又想到周维琴替他说情,诚恳的说道:「谢谢您,周老师。」
  周维琴放下了笔,盯着张忆初,「谢我什么,你说说。」


  张忆初说道:「谢谢老师替我在班主任面前求情啦。」


  周维琴站了起来,走到张忆初面前随手把门关上,「呵呵,现在知道老师对你好啦?你先坐,我给你倒杯水。」


  周维琴指着她的椅子说道。


  「不用麻烦老师了!」


  张忆初客气的说道,喝老师的茶,他心慌。


  周维琴没理他,用自己的水杯倒了一杯温开水过来,递给了张忆初。


  张忆初有些不安的接过了水杯,平时见老师,不是被批评就是有什么事要做,今天的周老师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
  但是他说不出具体是哪儿怪。


  「你怎么不坐?」


  周维琴问道。


  「还是老师您坐吧。」


  张忆初捧着杯子,微微尝了一小口水,显得有些不知所措。


  周维琴笑了,温柔的瞅了他一眼,「好吧,那我就坐了。今天你倒是知道尊师重道了呀,那天可把我气哭了!」


  张忆初想起那天在讲台上湿了眼眶的周老师,心下十分惭愧。


  於是放下杯子,垂手对周维琴躬身道:「对不起,老师。」


  「咯咯,老师随便说说,你就当真啦?」


  周维琴被他一板一眼的样子逗乐了,说道:「算啦,算啦,我早就不生气了。」
  张忆初这擡起头,却发现周老师正用她的杯子喝水。


  张忆初脸火烧似的,弱弱的提醒道:「老师,杯子……」


  「杯子怎么了?」


  周维琴斜着眼睛看他,有意无意的伸出粉色的香舌在杯沿上舔了一下。
  张忆初总觉得老师的模样好像在哪儿见过,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儿。


  「老师,你还有什么事吗?」


  张忆初紧张极了,他很想离开,总觉得周老师有点不正常。


  「自然是有事了。」


  周维琴拍了拍椅子的扶手,「坐过来,老师要教你几个新词汇。」


  「哦,原来老师是要教我单词啊!」


  张忆初恍然大悟,想道,「就是说嘛,老师不可能叫我来闲聊呀,谈论学习的事才正常吧!」


  张忆初半边坐在了扶手上,比周维琴高出一个多头。


  周维琴拿出了一个笔记本,在上面写了一个单词。


  b-r-e-a-s-t周维琴一边写,张忆初一边念道。


  「周老师,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啊?」


  张忆初问道,他没学过这个单词,不知道什么意思。


  「给,自己查。」


  周维琴似笑非笑的递给他英汉词典。


  「要培养自己的动手能力,知道吗?」


  张忆初拿了词典,查到了这个词,念道:「乳房。」


  突然醒悟过来,结结巴巴道:「啥?乳……房?!」


  他还是个处男,平时在电视上看到性感一点的泳装都会有反应,更别说当面跟一个女人谈论乳房这种隐私的话题了。


  他羞的满脸通红,回头看了美丽的女老师一眼,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衬衣最上面的领子扣打开了两个,顿时瞄到了周老师那被黑色文胸包裹着的两只雪白的酥乳。


  他脑袋里翁的一声,下体瞬间就顶了起来。


  周老师却像没事的人似的,低下头去看词典,这一下两个丰满雪白的乳球晃晃悠悠的好像要从乳罩里挣脱出来,看得张忆初惊心动魄,一颗心都随着那两只奶子颤动了起来。


  「老,老师……」


  张忆初有点不能自已了,连忙用一只手搭在裤裆上,遮住自己的羞态。
  「怎么啦?」


  周维琴转身看他,却故意用自己的胸部磨蹭了一下张忆初的手臂。


  张忆初只觉得手肘撞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,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,让他的下体又硬了几分。


  可惜因为内裤的缘故,他现在却只觉得顶十分难受。


  周维琴指着词典说道:「张忆初,你刚才翻的哪一页呀,我怎么都没找着。」
  张忆初红着脸找到了那个词,「在这儿呢。」


  「哪儿呀,你指给我瞧瞧?」


  周维琴抓住了张忆初盖在裤裆上的手。


  张忆初被吓了一跳,连忙用左手挡住胯下的小帐篷。


  他楞了一会儿才明白周老师是要找那个词,於是用食指点在了breast这个单词下来。


  「嗯嗯,是的,那你记住这个单词的意思了吗?」


  周维琴问道。


  「记住了。」


  张忆初乖乖的答道。


  「是什么意思?」


  周维琴问道。


  「乳房……」


  张忆初傻傻的说道。


  他看到周老师的衬衣扣子几乎全部打开了了,圆润的乳型,平坦的小腹清晰可见,那两片白嫩的乳肉几乎晃瞎了他的眼睛。


  他感觉自己好像不行了,小弟弟里面有一种东西喷薄欲出,那种感觉很舒爽,却又十分羞耻。


  「张忆初同学,你这里是怎么啦?」


  周维琴把他的两只手都挪开了,裤裆处的小帐篷突兀的矗立在那儿,让他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

  「周老师,我………」


  张忆初嗫嚅道。


  「让老师看看好吗?」


  周维琴说道。


  「那是我的小弟弟啦,没什么好看的!」


  张忆初挣紮道。


  其实他心里是很想把小弟弟放出来的,因为现在这样很难受。


  「给老师看看呗,大不了等会老师也给你看看小妹妹。」


  周维琴有点骚浪了。


  如果换了一个懂人事的男人,肯定早就把这个骚屄摁在地上狂肏了。


  可惜张忆初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,三级片都只看过一两眼。


  他只觉得他体内有一股热流,让他激动,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
  「老师还有个小妹妹吗?」


  张忆初诧异道,他当然不知道周维琴说的小妹妹其实就是她的骚屄。


  「是呀,她想你的小鸡鸡了哟!」


  周维琴拉下了张忆初的裤子,一根坚挺粗壮的大鸡巴弹了出来。


  张忆初才进入青春期,阴毛只稀稀落落的长了一点点。


  他很害羞,两只手连忙捂着坚硬得发痛的鸡巴,但是龟头还是从指缝里插了出来。


  这样的确很羞耻,却没有那么压抑了。


  周维琴盯着这个血红的大龟头,美眸里闪过莫名的光彩。


  掰开了张忆初的手掌,将这根火热的肉棒紧紧的握在了手里。


  「不错,本钱足啊,张忆初同学……」


  周维琴舔了舔猩红的唇。


  张忆初被她这么一抓,鸡巴顿时传来强烈的快感,鸡巴里的东西也快爆发喷涌出来了。


  「老师,老师,我要撒尿!」


  张忆初还以为是想尿了,憋着快感,哆哆嗦嗦的嚷道。


  「快,宝贝儿,站起来!」


  周维琴把张忆初拉了起来,迅速蹲在他胯下,将他的鸡巴对准了自己张开的红唇。


  「老师你干什么?!」


  张忆初大惊失色。


  「忆初,乖,尿在老师嘴里吧!」


  周维琴握着鸡巴的手飞快的撸动。


  「噢,不要……老师……不要!」


  张忆初失神的叫道,想要让开,无奈鸡巴被周老师死死的抓住。


  才三四下马眼里就喷出了一股浓厚滚烫的白浆,全射进了周老师的嘴里。
  张忆初舒爽的浑身抽搐,足足喷了十几次精液才停下来,周维琴一滴不露的全吞了下去。


  「老师……」


  张忆初怯懦的看着跪在自己胯下舔舐精液的女人,他知道男人的东西是用来射进女人的阴道里的,那样就会生下小孩。


  有一次他偷偷看过三级片,一个男人趴在一个女人身上,屁股不断的抽动,然后他下面一下子就硬了。


  他还知道女人的阴道叫屄,他有时候也会骂肏你妈屄,但是他从来没见过屄长怎么样的,也不知道肏屄是什么感觉。


  他现在明白了,周老师想要他肏她的屄。


  於是他壮着胆子说道:「周老师,教我肏屄,好吗?」


  周维琴看着他,笑了,「你要肏谁的屄呀?」


  张忆初没有回答,他怕周老师生气。


  「说话哦,乖乖配合老师,好吗?」


  周维琴柔声道,颇似一位慈母。


  「我,我怕您生气……」


  张忆初还是怯怯的。


  「你说,老师绝对不生气,老师向你保证!」


  周维琴把他拉进了怀里,柔软的胸脯贴在了张忆初的脸上。


  张忆初感觉到了老师胸脯的丰满以及温暖,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将这两团乳肉握在手心玩弄。


  但是他又不敢动手,生怕老师生气。


  「老师,我想肏你的屄……」


  张忆初低声说道,脑袋彻底埋在了周维琴深深地乳沟里。


  「小坏蛋……人小鬼大,就想玩女人了!」


  周维琴娇嗔道。


  「老师,我要……」


  张忆初狠狠的嗅着周老师的乳房散发的香味,像一个孩提一样,撒着娇。
  周维琴下面其实早就淫水横流了,恨不得张忆初马上用大鸡巴在她的骚屄里猛捣几下止痒。


  但是她也是第一次偷情,还是一个比她小了八九岁的小男孩。


  她要交代他一些事,才能放心大胆的玩。


  至於为什么选择张忆初,是因为她只能想到这个捣蛋的小鬼,他把她气哭过,所以有时候她恨不得咬他两口。


  但是夜深人静,饥渴难耐的时候,脑海中亦浮现了这个男生的影子。


  所以今天才下意识的跟班主任说让他来自己的宿舍一趟。


  勾引张忆初的时候,她心跳绝对比张忆初还要快十倍。


  但是那久违的精液的味道,却像春药一样,将她心底的欲火彻底点燃了。
  「你能保证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吗?」


  周维琴认真的问道。


  「能!我张忆初发誓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,不然……」


  张忆初学着电视里面的誓言。


  周维琴噗嗤一声笑了,「好了,好了,老师相信你。」


  心里却想道,男人骗女人的本领,看来是不用学的。


  至少张忆初不需要教就知道用誓言来哄女人开心了。


  周维琴把铅笔裙拉到了小腹上,褪下了内裤,两腿搭在办公椅扶手上,掰开两片湿滑肥腻的阴唇,说道:「快来肏老师吧,狠狠的肏!」


  张忆初看着周老师裸露的下体,只觉得鸡巴涨痛无比,握住鸡巴的手不自禁的撸动了起来。


  周老师的屄毛比他的多多了,还是弯弯曲曲的,两片肉瓣里一个小小的洞在不断吞吐。


  张忆初看的口干舌燥,两眼发楞,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唾沫。


  「嘻嘻,忆初同学,口渴了吗?」


  周维琴问道。


  「嗯……」


  张忆初喉头滚动,只说出了一个字。


  周维琴拿过杯子,张忆初用手去接,不料张老师把一杯水都倒在了地上。
  张忆初不明就里,呆呆的望着周维琴。


  「放心,老师不会让你舔地板的啦。」


  周维琴妩媚的看着张忆初,把杯子放在了两腿间,杯沿在嫩穴上轻轻的刮弄,一道晶莹剔透的淫液缓缓流入了杯中。


  其实张忆初脑袋早就当机了,根本就没听明白她的话,整个人都沈浸在杯子收集淫水的奇观中去了。


  尤其是周维琴刮弄那香浓幼滑的美穴而引起的轻微娇喘,让他明白了女人是水做的,尤其是周老师这样娇嫩如花一般的女人。


  没一会儿,淫液就装了一小杯了,周维琴脸色娇艳欲滴,微笑道:「过来,孩子,老师喂你喝。」


  张忆初像中了魔障一样,癡癡的走过去了。


  「张嘴哦……」


  周维琴柔声道。


  张忆初张开了嘴,一股温热的暖流渡入了他的嘴里,酸酸鹹鹹的说不出是滋味儿。


  意识上的刺激远远超过了味觉的刺激,张忆初体内的欲火中烧,疯狂的将杯中的新鲜淫液舔了个一干二净。


  「周老师,我要肏你,肏死你的骚屄!」


  他猛的将坚硬如铁的鸡巴杵在了周老师的两腿间,胡乱插着,然而龟头滑了好几次都没找到入口。


  周维琴嘘了一声,「小声点哟,别让外面听见了。」


  含情脉脉的凝视着眼前小男人,牵着他的大鸡巴,将龟头引入了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蛤口。


  「进来吧,小呆瓜!」


  周维琴亦喜亦嗔的说道。


  张忆初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,腰部一用力,龟头挤开了两片嫩滑的阴唇,进入了周老师最温暖最潮湿的蜜穴里。


  这是一个女人最柔软最宝贵的地方,如今任由他开垦。


  「噢……」


  两个同时一声满足的轻叹。


  「老师,这就是肏屄吗?真的好爽!」


  张忆初这会儿胆子大起来了,没羞没躁的说道。


  男人在床上的确有主导权,年纪不是问题。


  如果能把女人干到咿呀乱叫,高潮叠起,多少钱权都不换!「小坏蛋……」
  周维琴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,细语道:「还不快点插进来?」


  她语气虽平淡,却又露出点点急切。


  这样的媚态,足以销磨任何男人的雄心壮志。


  张忆初即使再不解风情,也被周维琴这一眼瞅得骨头都酥了。


  咬咬牙,腰部一挺,鸡巴又往骚屄里顶进了几分。


  「噢,噢,好紧,老师,你夹得我好疼!」


  张忆初说道。


  「嗯……嘶!慢点儿,慢点儿……」


  周维琴黛眉微蹙,轻咬香唇,揽着张忆初腰部的手指紧了紧。


  张忆初的鸡巴的确很有点分量,又是初哥,不知轻重,第一下就把周维琴给顶疼了。


  停了一会儿,周维琴才适应过来,咬着红唇道:「可以了,插吧……」
  张忆初早就急不可耐了,淫水已将他鸡巴彻底润滑,猛的一挺,凶狠的大鸡巴哧溜一声尽根没入了周维琴的骚屄里,勇猛无比的捣在了周维琴肉穴最深处。
  「嗯哼……」


  周维琴一声闷哼,整个人都弓了起来,双眼翻白,手指甲死死的掐进了张忆初的腰肉里。


  「老师,老师!」


  张忆初激动的唤道,忍不住吻上了周老师微张的双唇,两条湿滑的舌头打了结一样,纠缠在了一起。


  大鸡巴每一次的插入都会捣在周老师的最娇嫩的花心上。


  这是他第一次做爱,第一次感受女人的美好,心里的滋味儿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
  周维琴给他几下就插得飞上了天,爽得差点昏死过去。


  呻吟了良久,才气喘籲籲的嗔道:「你个小坏蛋,可插死我了!」


  言语中,却有两分责怪,八分是喜爱。


  张忆初不懂女人心,委屈的问道:「老师,很痛吗?」


  「笨蛋!」


  周维琴回吻着他,柔声道:「用力插吧,老师这是痛快!」


  得到老师的最高指示,张忆初像开足了马力的发动机一样,捧着周维琴的美臀大开大合的抽插了起来。


  周维琴尽量让自己叫床的声音小点,可架不住张忆初的猛烈,每次的插入都宛如要把她的身体捣碎揉烂一般,让她癡狂欲死。


  张忆初因为射过一次了,所以这次很是持久,插屄的过程更是把他爽的一塌糊涂,只想就这样一直干下去,直到把胯下的女人肏死为止。


  周维琴强忍着快感,娇喘着,脸上泛起异样的潮红,额头上一层层细汗滴滴浮现。


  张忆初看了一眼自己和老师交合的下体,那里差不多已是一片泥泞不堪的沼泽了。


  每一次将龟头抽出,都会将周老师肉穴里的粉嫩肉刮出大片,透明的粘液更是流出来一大滩,拉成丝状滴落在地上,那模样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。


  「噢……插死我吧……插死我算了……」


  周维琴实在忍不住了,带着哭腔说道。


  她受不了那种被顶到子宫口的沖劲,沖得她心乱如麻,花枝乱颤。


  张忆初已经知道周老师越是这么叫就越要大力肏她,於是卯足了劲,大鸡巴插的飞快,搅得周维琴的美穴咕噜乱叫,淫液飞溅。


  性器啪啪啪的撞击声让他欲火中烧。


  张忆初放开了性子,将周老师的两条美腿提在腰间,鸡巴像沖锋枪一样突突突,狂风疾雨般的抽插着,而周维琴宛如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浮萍,岌岌可危。
  「老师,老师,我好爽啊!」


  张忆初动情的湿吻着胯下的淫娃。


  「乖乖儿子,乖乖宝贝,快点,插烂老师的小骚屄,呜呜呜,干穿我呀……」
  周维琴眼睛湿润,凝视着这个在她身上尽情驰骋的男孩,呜咽道。


  毛还没长齐的张忆初哪经得起她这么叫唤,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狰狞的大鸡巴像刺刀一样狠狠插进了老师的肥美的肉穴尽头,恨不得将鸡巴从屄眼捅到她的嗓子眼。


  「噢……噢……爽死啦,爽死啦!」


  张忆初每一次插到深处,就像被顶到心口一样,这种感觉让周维琴浑身战栗却又迷恋不已。


  「老师,我要来了!」


  张忆初颤抖的说道,下体抽动的更猛烈了。


  「乖儿子,射进来吧,射在妈妈里面!」


  周维琴的意识完全乱套了,胡言乱语道。


  张忆初只觉周老师的肉穴死死的吸住他的龟头,接着一阵阵浪水咕噜咕噜从肉穴深处喷涌出来,浇在他的龟头上。


  张忆初爽快的腰眼抽搐,头皮发麻,龟头死死的顶住周维琴的屄心,滚烫的精液註入了周维琴的子宫内。


  激情过后,他趴在周老师温香软玉的肚皮上,不知为何,眼前却浮现起了董君那双泠然的剪瞳。


  至於周维琴,沈醉在高潮的余韵中,久久不愿醒来。




【完】
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9-02-22 15:22重新编辑 ]